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读围城,品职场之11:老婆收入比老公高,婚姻质量一定差吗?

    《当她挣得更多》给高收入妻子的三条建议

    1/5

    方鸿渐和孙柔嘉的婚姻悲剧

    1942年,杨绛的剧本《称心如意》公演大获成功,以至于当时人都把钱锺书介绍成“杨绛丈夫”。

    钱锺书本来是研究学问的,受了刺激,放弃了部分教职写《围城》,杨绛立刻停止了戏剧创作,辞掉女佣,学习家务活,全力维持生计,支持丈夫写作。

    钱锺书是那种自己生活越幸福,就越能看到幸福背后的悲剧因素的人,所以,《围城》中写方鸿渐和孙柔嘉的婚姻悲剧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正是“丈夫的收入比妻子低”而引发的一系列矛盾。

    钱锺书是那种自己生活越幸福,就越能看到幸福背后的悲剧因素的人,所以,《围城》中写方鸿渐和孙柔嘉的婚姻悲剧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正是“丈夫的收入比妻子低”而引发的一系列矛盾。

    到了今天重读这一部分,钱老描述的夫妻双方的纠结心态,依然是那么发人深省。

    2/5“赚钱能力”问题成了夫妻吵架催化剂

    回上海后,方鸿渐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差事,在一家小报馆里打杂,而孙柔嘉靠着姑母的关系,谋了一份轻松的差事,收入还是鸿渐的两倍。

    一开始,鸿渐并没有在意,反而很坦然地告诉父母。可换来的反应却是“二老故意地静默”,回家一声哀叹:“儿子没出息”。

    柔嘉也没很在意,她认为丈夫只是一时的困境,毕竟在三闾大学,丈夫是副教授,她只是个助教。

    可母亲却不这么认为,就“女婿搞不定房子”一事,她就认为:“……结婚不能太冒昧的,譬如这个人家里有没有住宅,就应该打听打听。”——丈母娘是房地产市场永远的擎天柱。

    “不公平感”就像种子,埋进心里,早晚都会发芽。

    妻子收入比丈夫高时,千万别有“自已挣钱自已花”的想法

    果然没几天,鸿渐的父亲劝柔嘉“跟你婆婆学学管家”,委婉地劝她不要工作。柔嘉当面含糊过去,回家就爆发了:

    “在家里享福,谁不愿意?我并不喜欢出去做事呀!我问你,你赚多少钱一个月可以把我供在家里?还是你方家有祖传的家当?你自己下半年的职业,八字还未见一撇呢!我挣我的钱,还不好么?”

    夫妻之间一旦开了个不好的话题,后来再吵架就很容易顺道拐进去。

    有一回,鸿渐问柔嘉:“羊毛坎肩结好没有?我这时候要穿了出去。”

    这是礼拜天,柔嘉急着要到姑母家去,不耐烦了:“没有结!要穿,你自己去买……我忙了六天,就不许我半天快乐……”

    “忙”这个的出现,好像是一个转弯信号,鸿渐立刻拐了进去:

    “只有你六天忙,我不忙的!当然你忙了有代价,你本领大,有靠山,赚的钱比我多——”

    夫妻一旦进入拌嘴模式,往往是什么顺口说什么,“谁挣钱多钱少”,这么威力大的话题,柔嘉要是放着不用,简直天理难容:

    “亏得我会赚几个钱,否则我真给你欺负死了。姑妈说你欺负我,一点儿没有冤枉你。”

    接下来,话题又转到了“谁欺负谁”的问题上,虽然避开了这个敏感话题,但冲突却升级了,从“拌嘴模式”进入“吵架模式”。

    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,就变成谁先主动提,谁就占优势。

    赵辛楣邀请鸿渐到重庆来发展,柔嘉不愿意去,两人就开始商量,商量着商量着又拐进这条岔道:

    鸿渐忽然找到了这个话题上的战略制高点,得意洋洋地说:“……你自己动不动表示比我能干,赚的钱比我多。你现在也知道你在这儿是靠亲戚的面子,到了内地未必找到事罢?”

    柔嘉丢了面子,要加倍找回来,开始口不择言:“……我从来没说我比你能干,是人自己心地龌龊,咽不下我赚的钱比你多。内地呢,我也到过。别忘了三闾大学停聘的不是我。我为谁牺牲了内地人事到上海来的?真没有良心!”

    柔嘉丢了面子,要加倍找回来,开始口不择言:“……我从来没说我比你能干,是人自己心地龌龊,咽不下我赚的钱比你多。内地呢,我也到过。别忘了三闾大学停聘的不是我。我为谁牺牲了内地人事到上海来的?真没有良心!”

    吵架就此升级至“互揭老底模式”。

    你看,“赚钱能力”问题是不是一块“夫妻吵架升级的神奇跳板”?

    夫妻吵架时间长了,一方总能总结出对付另一方的“核武器”,一旦出手,尸骨无存。

    正因为威力太大,掌握武器的人在吵架一开始,总免不了在心里拼命克制自己的冲动:那句话,千万别说,说出来大家就真的完了。

    可就像电影开头出现了一把枪,结尾时,必然有人用那把枪杀人。你心里只要有了那句话,早晚你会说出来。

    柔嘉托姑妈帮丈夫“在厂里找个位置”,这是好事,可说得不是时候,偏偏这时丈夫刚丢了工作、又被偷了钱、还偷听到姑母贬低自己,再加上饿昏了头,“一股怨毒全结在柔嘉身上”。

    柔嘉托姑妈帮丈夫“在厂里找个位置”,这是好事,可说得不是时候,偏偏这时丈夫刚丢了工作、又被偷了钱、还偷听到姑母贬低自己,再加上饿昏了头,“一股怨毒全结在柔嘉身上”。

    鸿渐的反应是“跳起来大喝”:“谁要她替我找事?我讨饭也不要向他讨!她养了Bobby跟你孙柔嘉两条狗还不够么?……资本家走狗的走狗是不做的。”

    不但伤感情,而且伤自尊咧,孙柔嘉终于也用核武器回击:“一辈子跟住他(指鸿渐要投奔赵辛楣一事),咬住他的衣服,你不是他的狗是什么?你不但本领没有,连志气都没有,别跟我讲什么气节了。”

    夫妻吵架一旦进入“什么话伤害力大就说什么”的模式,基本上也就到头了。

    夫妻吵架一旦进入“什么话伤害力大就说什么”的模式,基本上也就到头了。

    难道妻子比丈夫的收入高,真的这么可怕吗?

    3/5

    为什么我要被你划一道红线?

    美国康奈尔大学社会学学者克里斯廷·蒙施,做了一个“年轻夫妇的收入和婚姻状况关系”的调查显示:

    妻子的收入是丈夫收入3/4左右,丈夫出轨的概率最低,婚姻最稳定。

    妻子的收入占家庭收入的比重越高,丈夫出轨的概率也越高,无收入的丈夫,出轨率是平均水平的4倍;

    3/4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数字,从丈夫的角度看,既希望妻子有足够的收入,又不希望高于自己,3/4就是最后的心理平衡点。

    我在网上看到有个在读男博士吐槽,自己也算是“高知阶层”,常常被媳妇拿来跟“人家老公”比,感到很悲哀。

    妻子收入比丈夫高时,千万别有“自已挣钱自已花”的想法

    下面有女生回复:

    “影响你们关系的不是收入,而是心态。她既然嫁给你,自然认为你以后会有出息。对现状的不满,嘴上唠叨两句,对女人而言也很正常。相反,真正对自己现状在意的、不愿做出改变的,难道不是你吗?”

    话说的很痛快,但问题还是没解决。

    3/4这个数字对高收入女性、特别是婚后开始走事业运的职业女性而言,就太不公平了。

    同样是高考拼了老命,同样上了四年大学,同样从职场新人小心翼翼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,凭什么我要被你的收入划一道3/4的红线?

    更糟糕的是,钱挣多了,经济上有安全感了,可是情感上的安全感却降低了。

    更糟糕的是,钱挣多了,经济上有安全感了,可是情感上的安全感却降低了。

    我们通常认为,女性收入高了,可以从家务劳动中解脱出来。但有调查表明,现实恰恰相反。

    很多女性为了婚姻的稳定,摆脱“女强人”的角色,竭力想展现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,反而承担了更多家务工作。

    累一点也就罢了,但心态就更坏了:

    钱是我赚的,家务活也是我做,还落不到半句感谢,难道我要把这辈子花在维护他的自尊心上吗?

    4/5

    《当她挣得更多》的三条建议

    美国专栏作家法努什·塔拉比,在《当她挣得更多》一书中,为经济收入更强势的太太们出了十条建议,我觉得至少有三条是适应中国国情的。

    妻子收入比丈夫高时,千万别有“自已挣钱自已花”的想法

    比如第一条“面对现实看未来”:

    俗一点说吧,双方条件差不多的婚姻肯定更稳定,但衡量平等的标准,可不仅仅是收入,而是“综合发展指标”。

    比如丈夫在政府机关,不贪不腐,收入一般,但有社会地位,还有各种社会资源作为补偿。

    或者丈夫创业初期,不但没收入,有时还要往外贴钱,但未来更有想像空间。

    就像方鸿渐,如果没有战乱,收入超过柔嘉是早晚的事。

    只是有时置身现实的困难之中,情绪难免受影响,所以你一定要理性面对现实,相信自己的选择。

    第二条是“处理环境压力”。

    “”妻强夫弱“”最大的威胁来自外界对高收入女性的敌意,很多人的偏见源于潜意识里觉得被冒犯、被威胁了。

    你必须学会处理亲朋好友的“建议”和闲杂人等的“非议”,打好那些常见的“三八问题”的腹稿,必要时果然给予回击。

    第三条是“平衡家庭决策权”。

    第三条是“平衡家庭决策权”。

    调查发现,在妻子收入多的婚姻中,女方控制财务决定权的比例是男方的两倍。

    就像很多人心里想的:“我自己挣的钱,我自已决定怎么花”——这是最糟糕的心态。

    从法律上讲,你赚的钱再多也是夫妻共同财产,需要协商支配。

    丈夫把家庭决策交给你,是他们自己的事;但如果因为收入低,而迫这样做,那就是很屈辱的事了。

    而且,权利和义务总是相对的,如果不尊重他对家庭重大决策的参与权,那等于放弃要求他对家庭尽责任。

    女性的独立是社会进步的结果,但如果因此承受婚姻的悲剧,那一定是某些地方背离了初衷。

    5/5

    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

    《围城》里有一回,柔嘉跟鸿渐讲自己梦见了鬼,然后问鸿渐:

    “为什么鬼不长大的?小孩子死了几十年还是小孩子?”

    鸿渐回答:“这就是生离死别比百年团聚好的地方,它能使人不老。不但鬼不会长大,不见了好久的朋友,在我们的心目里,还是当年的丰采……”

    说这番话时,他们还是好感与日俱增的旅伴,鸿渐还是那个前途无量的留洋教授,柔嘉还是那个温柔体贴的新式大学毕业生。

    说这番话时,他们还是好感与日俱增的旅伴,鸿渐还是那个前途无量的留洋教授,柔嘉还是那个温柔体贴的新式大学毕业生。

    他们的婚姻悲剧,到底是因为看不到未来,选择了错误的彼此;还是忘了过去,陷入生活的苟且之中呢?

    (此处应有背景音乐)

    因为爱情,怎么会有沧桑

    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

    因为爱情,在那个地方

    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人来人往

    ——《因为爱情》(本文为读围城,品职场之11)